中领馆阻挠失败《黑名单》成功首映获好评

2020-06-15 19:41:40 来源:亮眼问题 作者:

中领馆阻挠失败《黑名单》成功首映获好评

在为新电影《黑名单》(TheBlacklisted)首映式做準备的时候,製片人德扬·马克维奇(DejanMarkovic)就料想过程中会遇到一些阻碍。然而阻碍之大,却令他始料未及。

“电影节前一个月,我的办公室发生了入室盗窃和破坏。”马克维奇说,“电影的导演还发现警察监视我们,”他说,“而且不只是一两个警察,不管我们去城市的哪个角落,他们都开车尾随着。”“对警察的尾随,我是有经验的,他们故意让你知道自己被跟蹤,让你感到压力……从而让你对电影进行自我审查。”

作为在贝尔多克国际电影节(BelDocsInternationalFilmFestival)上映的六部电影之一,纪录片《黑名单》讲述了中共在国内对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进行镇压,并把镇压输出到其它国家——比如塞尔维亚。

2014年,中共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塞尔维亚参加峰会。在此期间,11位欧洲籍法轮功学员计划进行抗议活动,但遭到塞尔维亚警方拘留。马克维奇说,电影描述了这个故事,不过影片中所展示的中共恶行至今仍在持续,从它们蓄谋阻挠电影放映可窥见一斑。

“他们就那麽被失蹤了”

马克维奇说,2014年峰会以前,法轮功学员可以自由的在塞尔维亚举行各种活动功能,揭露中共侵害人权的暴行,政府从来不会干涉。“但是,从那一年起,一切都改变了。”“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警察禁止了所有法轮功学员的活动。”

马克维奇说,11位法轮功学员中的大多数人不得不放弃抗议计划,取消行程,但有九位来自保加利亚、一位来自芬兰、和一位来自斯洛伐克的学员成功进入塞尔维亚。但是,“他们刚入住酒店,警察就来了,没收了他们的手机和护照,还把他们关进拘留中心。”马克维奇说,“他们被剥夺了联繫律师的权利,甚至被剥夺了打电话的权利。这在塞尔维亚是极其反常的。”

直到中共领导人离开塞尔维亚,这些学员才被释放。“他们说这是绑架行为,因为他们没有被依法逮捕。”马克维奇说,“他们就那麽被失蹤了。”

对蓝丽华(音译)来说,这次逮捕是对她的再度伤害。她曾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中共迫害,最后逃到芬兰成为难民。“她在中国大陆被逮捕过三次,还受到酷刑的折磨。”马克维奇说,“你想想,她来到塞尔维亚这个民主国家,但是突然又被绑架了。虽然警察没有动粗,但这肯定会让她想起在中国监狱里的可怕经历。”

塞国电影节声援

马克维奇说,电影被迫换了四次放映场地,因为前三次都被以各种借口取消了­,比如消防安全、安保问题,甚至是为了庆祝二战结束等“原因”。

电影首映前两个星期,《黑名单》的导演接受了当地一家报纸的採访。就在那期报纸印刷前几个小时,电影节老闆接到了中领馆的电话,“他们问有没有中国电影参映,得到了否定的答案。”马克维奇说,“他们问的第二个问题是:谁是电影节的主赞助商?是政府吗?哪个政府部门?等等……”

巨大的压力和警察无休止的跟蹤几乎使马克维奇放弃这项工作。我的家人对这些事情(骚扰)厌恶至极,他们很害怕。有一次,我和导演说:“哎,要是真没办法,就不参加电影节算了。”但是导演莎拉(Sarah)说:“不,我们要坚持到底。”“电影的一位主演说:真相就是我们的武器,我们要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马克维奇说,中领馆和塞尔维亚政府的所为引起了电影节主办方和一些电影专业人士的不满,他们站出来为电影《黑名单》发声。“电影节方面让中共政府知道,在这里我们不封杀(反对中共的)电影。”马克维奇说。塞尔维亚着名导演塞登·德拉戈耶维奇(SrdjanDragojevic)通过推特表达了他的支持,还有很多为电影节工作的年轻电影爱好者将此事告知他们电影学院的教授,以寻求声援。

“很多人都过来祝贺,说我们很勇敢”

最终,电影在5月10日成功首映。“放映后,很多人都过来祝贺,说我们很勇敢。”马克维奇说。他说一开始很多人可能对电影的真实性有所怀疑,但现在,他们亲眼见证中共是如何践踏人权的,也更相信电影中所讲述的骇人听闻的故事。

最初计划放映的场地DvoranaKulturnogCentra在首映式前五天被消防部门关闭,但很快就重新开业,“为了表达歉意,他们提出将放映参赛的所有六部电影。”马克维奇说,“《黑名单》在5月28日上映。”“对所有拥有自由思想的塞尔维亚人来说,这是我们反抗中共黑暗和谎言的一次小胜利。”他说。

上一篇:
下一篇:

继续阅读
经典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