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室爆炸不是新闻

2020-07-09 19:10:48 来源:亮眼问题 作者:

一位失智老人晚上不睡觉,怀疑妻子和隔壁老王暗通款曲,气愤地在家中大发雷霆,搞得全家不得安宁。家属连忙打了119叫救护车,压着老人到市区里头的医院急诊。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到急诊室了,上回那家人太多,等了太久,却也检查不出什幺原因,所以这次决定换家看看。

今晚这家医院急诊室,仍像菜市场。病人们或卧床等候住院,或捧着肚子为了让腹痛舒服一些。老人到了急诊室,吵杂的环境让他更显焦躁,怒气难消、整晚碎念,不时对子女暴力相向,整个急诊室连张空床都没有,也没有医护人员来问候。

等了两个小时,终于轮到老人。由于这家医学中心平常门诊很难挂,他过去很少来这里就诊,所以没有完整的病历资料,问诊医师只能依靠家属模稜两可的片段印象来拼凑病史。不到三分钟,护士要家属带老人去抽血、验尿、照X光。这幺一折腾,又是几个小时,医师告诉家属,患者各种检查没有什幺大问题,可以先带些镇定药物回家去,之后到门诊追蹤就好。一家人在急诊室忙了整晚,回到家已经是清晨,隔天上午七点儿子公司要开会,媳妇要爬起来载小孩上学。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每回都搞得全家人仰马翻。

这是台湾急诊室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的场景。

急诊室爆炸不是新闻

急诊室爆炸不是新闻。只要到过台湾任何一家医学中心的急诊室,无不对宛如「战场」的爆炸景况感到惊叹。曾经协助指导过从新加坡到台湾的交换学生,离开前问他们对于台湾医疗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同行的医学生异口同声回答:「急诊室。」

面对这个问题,卫福部至今仍拿不出办法。日前医界举办研讨会,检讨台湾紧急医疗的变迁与对策,针对十年来,急诊就医数量成长三成,提出了「分区分流」的解决方案,期待透过「急门诊」、「轻症区」、「扩大急诊观察区」等策略,来解决急诊室爆炸的问题。

如此一来问题真的解决了吗?我认为,这俨然是一种把问题继续留在急诊室的作法,倘若以「分区分流」作为急诊室爆炸的处方,可以预见的是,医学中心的急诊室愈来愈大,病患继续涌入,全民健保砸大钱在急诊,民众却仍然无法受到适当的照护。更重要的是,这种「头痛医头」的作法仍然没有看见更核心迫切的问题:急诊室只是台湾健康与社会照顾体系不良的牺牲品。

台湾人特别容易患急症吗?当然不是。

以本文开头所提到失智老人的例子来谈,家属遇到照护困境、或者因为老人独居生活而有困难,造成反覆急诊就医。这种情况,急诊室的医护人员并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将「急性需求」与「长期照护需求」区分开来,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医疗照护的连续性仍有待建立,很多时候医护人员面对就诊老人,常常是陌生而缺乏过去病史纪录的,仰赖的是家属片段模拟两可的拼凑。因此,他们重複地接受各种抽血与影像检查,但却往往发现没有显着异常,或者是急诊室无法提供协助的需求,这也难怪急诊家属常常忿忿不平,暴力事件屡见不鲜。

但是,到最后家属和老人所真正需要的,还是没有在急诊室获得。

问题出在三个我们迟迟不愿面对的问题:包括基层医疗的弱化、健康照护网络的破碎,以及社会照顾体系的失能等。而全民健保的高满意度,急诊室医护劳动条件的牺牲,卫生主管机关的消极作为,持续拖延了台湾深刻思考急诊室问题根源,採取必要改革的时程。

为什幺急诊室继续爆炸?留待下回进一步来说分明,三个根本性的医疗体系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继续阅读
经典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