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暴力的几点迷思

2020-07-09 19:10:49 来源:机器动力 作者:
前言

急诊暴力,不定期的发生在原本应该处理紧急病人的医疗场域,严重危害医护人员或就医民众的人身安全,所以每每发生皆成为大众瞩目的社会新闻。急诊相较于其他医疗场域特别容易成为「是非之地」自古至今举世皆然,主要原因包括:「意外成因(如斗殴、车祸...等纠纷)」、「状况未明(突发症状不知病因)」、「情况多变(病况紧急处理变数仍多)」、「人多事杂(人来人往严重程度不一)」,再加上多以自我为中心而认为自己最急,听到「送急诊」的情绪波动最大,遂易因轻微摩擦或不满演变成全武行。

多年来不论是卫生主管机关 [1]、医疗机构、医改团体 [2]、专科医学会皆极力投入心血共同努力防治急诊暴力,不论是评鉴规定、研讨会、教育训练,甚至促成民国103年医疗法第24条及第106条之修法。然而究竟成效如何?是否仍有改善空间?本文将针对下列几点迷思加以讨论。

「改为公诉,想和解都不行」?

急诊暴力并非新兴产物,也非台湾特有。过去医病关係尚称良好的年代,一旦发生急诊暴力事件,医事人员或院方在考量伤害不大、或其他特定考量下,以息事宁人的态度与施暴者和解了事,使整件事「船过水无痕」。加上与一般人相同对法律常见误解,认为若急诊暴力行为「改为公诉」,施暴者必然能接受法律制裁,无法透过任何管道,迫使医事人员同意和解。

然而「公诉」是相对于「自诉」的一种主要进行刑事诉讼程序的方式,专指该「诉追」程序主体係由国家(检察官代表)发动进行。真正能透过「和解」而「船过水无痕」的应指「告诉乃论」之类型,在此类型「告诉」同时扮演「表示追诉」及「诉讼要件」,也因此在一审言词辩论终结前撤回「告诉」时,法院会因「欠缺诉讼要件」而为「不受理判决」。但若「非告诉乃论」则一旦起诉,就无法透过「撤回告诉」终结。一般急诊暴力常见类型如毁损罪、伤害罪、公然侮辱罪等,多为告诉乃论之罪,因此容易造成上述误解。

医疗法于103年修正第24条第二项:「为保障病人就医安全,任何人不得以强暴、胁迫、恐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妨碍医疗业务之执行,致生危害医疗安全或其设施。」并于第四项规定违反者:「警察机关应协助排除或制止之;如涉及刑事责任者,应移送该管检察官侦办。」第106条第一项:「违反第二十四条第二项规定者,处新台币三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锾。如触犯刑事责任者,应移送司法机关办理。」从规範内容看来,此等「训示规定」似乎仅具「安慰剂」效果。

加重处罚就能安心吗?

为了呼应各界对于急诊就医环境安全的要求,除了由医疗机构强化应变流程、改良就医动线、张贴警语及人员训练外,亦针于医疗法第24条及106条 [3] 修正加重相关处罚。然而,细观条文内容,对比既存的法律规範 [4],只有对于「妨害医疗业务者」处以刑事责任,并未对于「人身安全危害」有特别加重。简而言之,该条文修正的直接目的是为了「维护医疗业务执行」,而非「保障人身安全」。

从卫福部的资料 [5] 看来,急诊暴力案件在103年修法后似乎有显着改善。但该统计数据资料来源为「病人安全通报系统」,若「分类定义不一致」及「观察时间过短」,皆足以影响整体结果的解读,仔细审视相关统计资料即可看出其中的奥妙之处 [6]。

预防胜于治疗

众所皆知「预防胜于治疗」,急诊暴力事件除了对于当下医疗场所的安全、医疗业务的执行有影响外,尚需考量的是相关医事人员的心理压力减除及环境安全保障。与其事发后加强处罚,不如事前预防发生、降低损害。

目前除了加强管制与宣导之外,应能提供直接协助安全维护的人员。依「警察人员人事条例」第40条订定的「各机关学校团体驻卫警察设置管理办法」,由其中第二条可知,各类机关,包括公私立医疗机构可依法申请具「公权力」的驻卫警察。二十多年前的公立医疗机构,亦曾由「警察」负责维护安全,但目前似乎除了台湾银行外,其余机构多委由「保全人员」负责。捨弃具直接吓阻与强制效果的「警察」而改由「保全」维安,可能的原因包括警政机关所称的「人力不足」、医疗机构需支付「人事费用」等,乃致于目前只能以「巡逻箱」、「警民连线」等方式处理,实在缓不济急。

结论

急诊暴力,不仅危及就医的民众、医事人员安全、医疗品质,对于急诊医事人力投入的意愿亦具长期影响。医疗机构及主管机关应以真挚、审慎的态度,提出具体有效的方案,多管齐下,以期能为整体恶化的医疗环境的改善尽一份努力。


[1] 参考卫生福利部网站资料 

[2] 参考医疗改革基金会网站资料

[3] 第24条:

「医疗机构应保持环境整洁、秩序安宁,不得妨碍公共卫生及安全。

为保障病人就医安全,任何人不得以强暴、胁迫、恐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妨碍医疗业务之执行,致生危害医疗安全或其设施。

医疗机构应採必要措施,以确保医事人员执行医疗业务时之安全。

违反第二项规定者,警察机关应协助排除或制止之;如涉及刑事责任者,

应移送该管检察官侦办。」

第106条:

「违反第二十四条第二项规定者,处新台币三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锾。如触犯刑事责任者,应移送司法机关办理。

毁损医疗机构或其他相类场所内关于保护生命之设备,致生危险于他人之生命、身体或健康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台币三十万元以下罚金。

对于医事人员执行医疗业务时,施强暴、胁迫,足以妨害医事人员执行医疗业务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台币三十万元以下罚金。

犯前项之罪,因而致医事人员于死者,处无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伤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4] 修正前医疗法第24条、第106条及刑法第277条、第278条。

[5] 同注1,第9页。

[6] 详参台湾病人安全通报系统

本文经众律国际法律事务所同意转载,原文刊载于此

上一篇:
下一篇:

继续阅读
经典推荐